搜索SEARCH
选购ELISA 试剂盒、抗体与蛋白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新闻

神奇的抗生素

在千禧年前后,那首林夕先生作词的《至少还有你》里曾写着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到了一年后的《流年》,就已经是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如果是个皮肤科医生看到,一定会说要糟。因为本是多年都没变化的痣,忽然生长起来,说明发展迅猛;纠缠的曲线暗示边缘不规则,听起来像是来势汹汹的黑色素瘤;而且长在手心,发生癌转移的可能性高,前景相当不佳。

黑色素瘤远处转移的十年生存率低于10%,而黑色素瘤偏偏容易出现远处转移。在那个时代,恶性黑色素瘤的治疗基本还是靠化疗和手术。就算通过手术完全切除肿瘤的患者,五年生存率也只有15%,而未能完全切除或者无法手术的患者,预后就更不乐观。

为此,各国研究者都在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相关的研究,近日来自Edinburgh大学的E. Elizabeth Patton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发现现存的抗生素或可协助黑色素瘤的治疗,其最新的研究成果发表于最新的《Cell Chemical Biology》杂志。

在黑色素瘤中,由于本身的肿瘤细胞存在差异性,一些患者对现有的癌症治疗非常敏感,寻找解决这些最“难缠”肿瘤细胞的方法对于整个肿瘤防治过程来说均至关重要。研究人员此前表明,在黑色素瘤中最为“难缠”的细胞——最容易产生抗药性的细胞中会产生异常水平的乙醛脱氢酶1ALDH1)因此研究人员以此为出发点,寻求阻断ALDH1产生的方法。通过这项研究,研究人员可追踪并清除这些分泌高水平ALDH1的细胞。

来自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研究委员会遗传与分子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将注意力转向了现有抗生素——nifuroxazide这种抗生素在20世纪60年代获得专利,其通常用于治疗结肠炎和腹泻。

研究小组将人类黑色素瘤样本植入小鼠体内,然后用nifuroxazide治疗。正如研究者所预期的那样,抗生素选择性地杀死了那些产生高水平ALDH1的肿瘤细胞,同时还但不损伤机体其他类型的肿瘤细胞。紧接着,他们用标准的抗癌药物BRAF和MEK抑制剂对肿瘤小鼠进行治疗,这样诱导出可产生更高水平的ALDH1的细胞,同时这些经标准治疗诱导的肿瘤细胞对nifuroxazide却特别敏感。因此,当联合应用Nifuroxazide以及BRAF和MEK抑制剂时,便可清除包括可产生抗性的肿瘤细胞在内的所有癌细胞。

Patton教授表示,“没有所谓的神药一说,用一种药物便可杀死所有癌细胞全无可能,因此我们必须进行联合治疗。当黑色素瘤患者在接受BRAF或MEK药物治疗时,可能会导致肿瘤内产生更多具有高水平ALDH的癌细胞,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靶向目标。

我们先前的研究已经证明,这种主要用于靶向肠道细菌的抗生素可以靶向并杀死ALDH1酶高的癌细胞,因此在接下来的实验中,我们的研究团队研究了这种抗生素与标准的抗癌药物联合用药的疗效”。

这一研究,为以后黑色素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也对研究者对于耐药性肿瘤药物的研发很好的启示作用。